南京报业网

您的位置:南京报业网 > 精彩推荐 > 内容

【周末报】如果有一天,我老无所依……

2017-05-13 09:25:25

■王迅

2017年05月11日 02 :·图片故事 稿件来源:周末报

广西大化瑶族自治县。

出县城,开车往西北,在大山深处穿梭一个多小时,见到一条狭长的山谷,六也乡茶油村个六屯便到了。

全村共22个屯2800多人,大部分外出打工了,留守的多是老弱妇孺。白天走在村道上,静悄悄的,甚至听不到鸡鸣犬吠。

唐翠玉家的砖楼就坐落在山脚下,一楼门面是个占地两间的小超市,小百货摆放得整整齐齐。超市后面还有一座两层楼,挂着“绿叶爱心家园”的牌子。一楼住着六七个患有精神疾病的中老年乡民,上到二楼,更是如同走进一节“卧铺车厢”:屋里靠墙处摆着一排高高的衣柜,在柜与柜之间,隔出多个床位,帘子一拉就是独立的“小隔间”,七八个老人正坐在“大厅”津津有味地看电视。

这就是唐翠玉的爱心之家。

今年47岁的唐翠玉生长在一个农村教师家庭,小时候家里穷得揭不开锅,只好辍学务农。

1986年,她从六也乡和平村嫁到相邻的茶油村上司屯,与青年教师蓝如川建立家庭。可婚后不到两年,刚刚失去老伴的婆婆蓝氏突然患上腰椎骨髓炎,下半身逐渐失去知觉,瘫痪在床。

丈夫远在个六屯的村中心学校教书,顾不上家里,唐翠玉便把农活和照顾老人的担子揽在肩上。

她每天给家婆喂饭喂药,接端便盆,擦洗身子。婆婆骨头酸痛,难以久卧,几分钟就得靠人翻一次身。为此,她晚上坚持陪床,不厌其烦地悉心照料。

村里老者称她是“我们村最好的媳妇”。

1999年底,婆婆病逝。翌年身子羸弱的她摔下山路,头部受伤,失声数月,头发疏落。

这些亲身经历,让她对别人的不幸遭遇多了一种切肤之痛,多了一份理解和关心。

2003年春,唐翠玉搬到个六屯与丈夫一起生活,并开起了代销店。

在迎来送往的闲聊中,她听说本村及周边村屯,伤残、孤寡和精神失常的老人比较多。特别是学校对面山坳上的丹旧屯只住着一户人家——70多岁的韦庆禄夫妇。儿子死于矿难,儿媳改嫁他乡,两老终日以泪洗面。

深夜,想到山坳那边痛彻心扉的哭声,唐翠玉难以入眠。从此,她成为这个苦难家庭的“常客”,不光送去粮食、衣物、油盐,更送去一个热心人的温暖和慰藉。

力下屯50多岁的堂兄弟黄善芬和黄善生,患有间歇性精神分裂症,常年不换衣服,发出难闻的异味,村民不敢接近。唐翠玉却主动帮他们洗衣服、剪头发,有时他们病情发作,她总会马上租车送住医院救治。

从这个屯到那个屯,唐翠玉忙不停。寒来暑往,帮助过的人越来

越多,“爱心妈妈”的称号不胫而走。

2008年,唐翠玉和丈夫贷款在学校旁边建起楼房,小卖部升级为小超市,收入逐年上升。但与此同时,她所帮扶的孤寡老人都已老态龙钟,多病缠身。她觉得自己也渐入“老”境,且伤病折磨,照料孤寡老人越发不便。如何继续下去?

“要让孤寡老人安度晚年,必须有个温暖的家。要方便照顾,就要集中起来扶养。”这一闪念,犹如冥冥之中划过一道弧光。

唐翠玉借钱,换地,租用钩机、铲车推平山坡,找人盖房……2013年5月,小超市后面的坡地变成了平整的小院,二层小楼拔地而起。

村里越来越多的病残孤寡老人陆续住进小院,像散落在各个角落的秋叶逐渐聚拢在一起。

“如果有一天,我老无所依……”谈及未来,唐翠玉说:“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等哪天我做不动了,希望

有人能接过接力棒。”

1唐翠玉为家访贫困儿童

跋涉在山路上。

2唐翠玉为在自家生活的

孤寡老人梳头。

3专门为收留老人筹建的

爱心家园。

4广西大化瑶族自治县板

升乡弄冠村,公益活动后,

唐翠玉和孩子们临别相拥

而泣。

5大化瑶族自治县六也乡

茶油村。

6唐翠玉(右)在困难学生

家里了解情况。

7广西大化瑶族自治县板

升乡弄冠小学,唐翠玉和山

里的孩子们在一起。

编辑:林云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