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报业网

您的位置:南京报业网 > 精彩推荐 > 内容

【周末报】【悦读南京】杨彦:因为一个人,爱上一座城

2017-05-10 15:39:26

本报讯(记者 陈璐) 他是地道的北方人,却对南京这座城市却无比依恋。

他在南京上大学,有一年离开时,坐在火车上,内心默诵着《送别》。

他在南京收获爱情,也收获事业。

他说自己像一只迁徙的候鸟,一落十八年,在这座越发有感情的城市,安静的等待人生——“娶了南京姑娘,进了南京话剧团。”

他是杨彦。 

杨彦,南京市话剧团副团长、南京市第四批青年文化人才。曾获得中国话剧“金狮奖表演奖”、江苏省戏剧奖红梅奖。主演过话剧《一叶知秋》、《雨花台》、《夜店》等。

在南京艺术学院上学的时候,杨彦熟悉的南京是龙江那块小小的天地。“每次坐上11路去集庆门,才会惊觉,哇,南京其实还是蛮大的。”

刚上大学时,每到寒暑假,杨彦都想急着回徐州。“毕竟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窝。”

直到有一天,杨彦遇到那个命中注定的女人。

“她是土生土长的南京人,当时正好在做外语导游。每次带着外国人游南京。我也跟在她后面,去过中山陵、去过夫子庙、去过长江大桥……”

正是从那时开始,杨彦慢慢喜欢上了南京,“原来南京的城墙每一块都有故事,南京的每一颗树都有历史。”

毕业后,杨彦进了南京市话剧团。“这个团在南京历史悠久,在五十多年的艺术历程中,创作演出了一百三十余台剧目,是活跃在江苏南京地区的主要艺术团体。我算是在南京扎根了。”

后来,女朋友成了妻子,杨彦也在南京成家立业。

杨彦把家安了河西,南京新城区。“也许这里没有老城南的风韵,没有老城东的风云,但这里是新的南京,我的家。”

每天去上班都会经过应天大街的高架,杨彦都会透过车窗,远看南京城的风景,这是他的习惯。

“从远处的紫峰,到近处的大报恩寺。南京每天都在改头换面,我有时也会在直线曲线中迷路。但深爱这座城市和人的我,一定会找到回家的路。”

近几年,团里的新剧都是精彩的南京故事——《雨花台》、《民生巷11号》、《风雨秦淮》。

杨彦说:“我今年36岁,前18年是在老家徐州,后18年就一直在南京。所以,南京已经融进了我的人生。”

扫一扫二维码

聆听【悦读南京·我是朗读者】杨彦朗诵

《南京那一年(清明)》

■余丽琼

立春已过,空气温润起来,但袄子还是脱不去。野菜耐不住了,二月头就蹭蹭往外冒。尝鲜的季节,南京的街坊巷子也像过节一样,邻居姑婆早早地招呼着一起出门,山脚田埂,星星点点,就都是挖菜的身影。

城南的人家,院子里都有香椿树,嫩枝和叶子刚带着香气往外抽,就忍不住要上树摘了。不愿意上树的,找把剪刀,把手上一个绑根竹篙、一个系根绳子,人站在树下举着竹篙,将剪刀口对准香椿头,绳子往下一拽,咔嚓就剪下来了。媳妇们坐在树下边捡边择,洗净了钻进厨房,拌着蛋花下锅,滋滋地,满院子就都是香气了。中午的香椿树下,一家人围坐着,一筷子马兰头,一筷子香椿头,就着阳光,聊着尝着,眉头心头都开了。这个季节,南京的街头巷尾,就常常是香椿头涨蛋的味道,那路上的归人更急了,说不定家里的饭桌上也有一盘在等着呢。

清明来时,雨也来了。鸡鸣寺香火的青烟在雨里袅绕。新的一春,少不了要去拜祖,祈求下面的日子风调雨顺平平安安。牛首山上,上坟的人多,处处生着纸烟。祖坟前有新做的糕团和瓜果,再洒一壶清酒,一家人轮着叩头,说些话,向那微雨中已不在的亲人,也向着身边还在的亲人……

要说的话,年年相似。但愿日子更悠长些,但愿那在和不在的人,都更悠长些。

编辑:李兴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