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报业网

您的位置:南京报业网 > 精彩推荐 > 内容

【周末报】【悦读南京】吴先斌:我的抗战我的城

2017-05-10 15:36:10

本报讯(记者 王迅)这是个喜欢戴红星鸭舌帽的男人,说话带着一股子老南京人的直率劲。

这是个“不务正业”的男人,好好的老板不做,把自己厂腾出来自费出资创办了一家博物馆,开馆十一年,以厂养馆。

他把自己的动机归纳为不愿做历史的袖手旁观者,“南京这个城市,它需要有这么一个馆,需要有一个人来做这件事。”

他说,这是一座经历过苦难的城,这是一座纪念和平的城。

他是南京民间抗日战争博物馆馆长吴先斌。

吴先斌,南京市政协委员、南京民间抗日战争博物馆馆长。长期致力于收集南京大屠杀史料,2006年出资创办南京民间抗日战争博物馆,馆藏文物2700多件,对社会免费开放,接待参观群众7万余人次。积极支持民间公益组织,坚持慰问抗战老兵和南京大屠杀幸存者。

2006年12月13日,南京民间抗战博物馆悄悄开馆,馆址安德门大街48号,是吴先斌的工厂。

安德门,72年前,从安徽推进的日军第16和第18师团,就是从这里攻破了南京城门,咫尺之遥的雨花台,是当年中国守军浴血的杀场。

建馆的念头开始于1983年那个冬天。

那时候,吴先斌还是一个20出头的毛头小伙,在南京大学电教室工作。

一天临近下班的时候,有位历史系的老师拿一盘从美国带回来的内部材料请他处理。

磁盘放进录像机里,屏幕上出现的画面没有声音,“画面中人物痛苦的表情告诉我这座城市曾经发生过什么。”

吴先斌后来才知道,这是传教士约翰·马吉在南京大屠杀期间拍摄的14分钟短片。

14分钟,让吴先斌感觉窒息,也纠缠了他整整二十年,直到他有机会开办这个民间博物馆。

不管再怎么头痛开支,绞尽脑汁节约成本,他也没忘了把这个馆跟国际接轨,微博、微信、二维码一样不缺,WIFI覆盖全馆,密码很简单:19371213。

1937年12月13日,本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

冬日暖阳下,南京城却血流成河。

馆藏资料许多都来之不易。

一张侵华日军拍摄的南京仙鹤门大屠杀的照片。照片上尸横遍野,惨不忍睹,是日军在南京屠城屠乡的有力证据。

这张照片出现在日军攻打南京部队之一的伊东部队的写真帖内,是七八年前吴先斌坐了10个小时的火车,磨了好几个小时的嘴皮,花5万元从一个东北收藏家手中买来的。

南京人周廉臣一本发黄的《流亡日记》也在博物馆里有了安身之处。

这是一个初小老师于逃难路上写就的日记,1937年11月25日至1938年2月之间,周廉臣不得不颠沛流离、背井离乡。

整本日记的最后一页,是剪自某报纸的社评《日本投降了》,社评开头是杜甫那首诗——“剑外忽传收蓟北,初闻涕泪满衣裳……”

扫一扫二维码

聆听【悦读南京·我是朗读者】吴先斌朗诵

淬火的金陵古城

■石 泉

泪的长江从身边淌过

血的长江从心中躺过

溅血的方块字化为城砖

把一个民族的记忆

作了最深刻的诠释

在山背、在江岸、在我们脚下

任意抓一把泥土

至今,仍然留有淡淡的腥味

因此,抵不住的哀伤

汇成的梅雨季节

总是很长很长

历史水手的号子

穿透所有时日

在江面低吟

风也悲怆 月也悲怆

当一种入骨的内省

和一个明朗的选择

在废墟上满地表达的时候

古典已经淬火成现代营养不良的家园

终于挡不住地发育起来

生命的张力被一一摇醒

美丽在每个斑驳的垛口疯长

自由舒展的阳光

流淌着回归了的自信

凌空拔节的窗户

构建着站立起来的理念

铿锵的气质在大地隆重叩响

再生的金陵挺直了脊梁

树也阳刚 草也阳刚

那些揪心往事已经渐走渐远

历史静止为几尊雕塑

胸也飞射一股浩气

额也飞射一股浩气

一草一木一泉一石

都具有了比铁还要深沉的意志

驻守平静生活的心

能把一切罪恶撕成碎片

叫盲目闯入者跌进无边的恐惧

那柄

用30多万冤魂铸就的长剑

在城头高悬

等待着

一剑斫下战争的头颅

双手祭上和平的神坛

——这就是为什么

新世纪的灿烂

总叫我们升起某种激动

山也雄壮 水也雄壮

编辑:李兴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