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报业网

您的位置:南京报业网 > 精彩推荐 > 内容

【周末报】【悦读南京】安琥:我把大半个青春给了南京

2017-05-09 09:12:39

本报讯(记者 陈璐)他是中国内地娱乐节目主持的拓荒者,也是早期内地主持界的黑马;

他曾经多次对话刘德华、梁朝伟,主持风格和动作语言被很多人模仿过;

他如今跨界到表演,参与多部电影电视剧表演;

他曾频繁穿梭南京六年,把大半个青春给了这座古老却动人的城市。

他是安琥。

安琥,男,著名主持人、演员,毕业于辽宁儿童艺术剧院。曾在湖南卫视、江苏卫视、阳光卫视等主持过多档热播综艺节目,近年来也多次出演影视剧。

安琥出生在大连,祖籍是山东,爷爷是唱样板戏的,爸爸是说书快板的,很小的时候他就对表演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想当一名演员。

18岁那年,因为一则报纸夹缝的招生简章,安琥考上了辽宁戏校学习话剧。

毕业后他选择了北京,成为了北漂一族,艰难地维系着梦想。

北漂三年后,安琥误打误撞,当起了娱乐节目的主持人。

那时安琥对主持一窍不通,听说原本定的录播临时改为直播时,他甚至想临阵脱逃,录制完第一场直接狂冒虚汗到全身湿透。

“刚入行那会,简直是菜鸟一枚,第一次上台吓到快尿裤子,也有毛毛躁躁登台后才发现忘记拉裤链,采访大牌艺人紧张到口吃,直播时忘词,也想过如果就此放弃了,我的人生会少些烦恼、压力和困惑,但谁又能保证其它职业就没有意想不到的琐碎呢?于是我就咬咬牙坚持下来了,其实并不是说我有多爱这样一份所谓星光熠熠的职业,相反是把它当成普通人的职业来对待,想着毕业于艺术学校的我,除了搞搞自己擅长的还能做什么呀?谁曾想就这样一不小心混成了脸熟。”

2004年,正当红的安琥被江苏卫视请来,主持情感类节目《欢乐伊甸园》。他记得刚到南京的那一天,就是现在的季节,梧桐絮满天飞。但那些三五成群,又或者是紧紧相依偎着,在树荫下散步的人们,一边说笑,一边走过也许已经走过无数遍的街道,却一点也没有因为梧桐絮而烦躁,相反,显得格外惬意。

之后整整六年,每半个月安琥就要来南京住上三到五天,“我的大半个青春都在南京了”。自称是“吃货”的他吃遍了南京的美食小吃。“一开始是去南京大牌档,吃鸭血粉丝、吃桂花鸭、吃糖芋苗……后来在这里待的时间长了,认识了很多朋友,他们会带我去吃更加地道的南京美食,韩复兴的鸭子、绿柳居的马蹄糕、夫子庙的阿婆茶叶蛋……”

安琥在南京结交了不少好朋友,比如张嘉佳,比如“都市放牛”。

“前段时间回南京,我还和‘都市放牛’组了个局,在1912旁边的小饭店。我们谈到当年,张嘉佳还没有成名,生活上还比较拮据。但他硬要请朋友们吃生蚝。我可没客气,一下吃了六只。他欲哭无泪地说,接下来的日子得勒紧裤腰带了。那时候,他就是长发,和现在几乎没有变。”

这些朋友一直陪伴安琥到现在,后来,安琥跨界唱歌、创作、摄影、导演、戏剧、自创音乐设计工作室,还开了饭店,最近主演的电影《神秘家族》也即将上映。

安琥有过一段郁郁不得志的灰暗期,但在他身上似乎找不到任何坏情绪的点,永远都挂着真挚的暖暖的笑容,“就比如在南京——这座让人感觉舒服的城市。我会一个人坐在新街口路边的咖啡店,点杯咖啡,看路边的裙角飞扬,想想诗和远方,烦恼没了,觉得人生充满了希望。”

扫一扫二维码

聆听【悦读南京·我是朗读者】安琥朗诵

[赏析]

《南京》

■余秋雨

六朝金粉足能使它名垂千古,何况它还有明、清两代的政治大潮,还有近代和现代的殷殷血火。

许多事,本来属于全国,但一到南京,便变得特别奇崛,让人久久不能释怀。历代妓女多得很,哪像明末清初的“秦淮八艳”,那样具有文化素养和政治见识,使整整一段政治文化史都染上了艳丽色彩?历代农民起义多得很,哪像葬身紫金山的朱元璋和把南京定都为天京的洪秀全,那样叱咤风云,闹成如此气象?历代古都多得很,哪像南京,直到现代还一会儿被外寇血洗全城,一会儿在炮火中作历史性永诀,一次次搞得地覆天翻?

中华民族就其主干而言,挺身站起于黄河流域。北方是封建王朝的根基所在,一到南京,受到楚风夷习的侵染,情景自然就变得怪异起来。南京当然也要领受黄河文明,但它又偏偏紧贴长江,这条大河与黄河有不同的性格。南京的怪异,应归因于两条大河的强力冲撞,应归因于一个庞大民族的异质聚汇。

这种冲撞和聚汇,激浪喧天,声势夺人。因此,南京城的气魄,无与伦比,深深铭刻着南北交战的宏大的悲剧性体验。玄武湖边上的古城墙藤葛拂拂,明故宫的遗址仍可寻访,鸡鸣寺的钟声依稀能闻,明孝陵的石人石马巍然端立,秦淮河的流水未曾枯竭,夫子庙的店铺重又繁密,栖霞山的秋叶年年飘落,紫金山的架势千载不移,去中山陵、灵谷寺的林荫道,永远是那样令人心醉。

编辑:李兴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