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报业网

您的位置:南京报业网 > 精彩推荐 > 内容

【周末报】【悦读南京】鲁敏:我与南京“青梅竹马”

2017-05-09 09:08:56

                                                      

本报讯(记者 柳洁)童年时期,她曾经是在这座城市的小小过客,喜欢吃着雪糕,走在梧桐树荫下。

她14岁来南京求学,流连中华门、白鹭洲、夫子庙,内心里把老城南认作“青梅竹马”的朋友。

后来,她在南京成家立业,选择将家安在地铁一号线终点迈皋桥,那里处于城市边缘化,外来人口多,那些人物的喜怒哀乐,最终成为她笔下华彩的文字。

她是作家鲁敏。

[

鲁敏:女,当代作家,江苏省作家协会副主席、 南京市作家协会副主席。短篇小说《 伴宴》获第五届鲁迅文学奖。长篇小说《六人晚餐》获2012年度人民文学奖。出版有《九种忧伤》《惹尘埃》《纸醉》《取景器》《小流放》等。多部作品译为英、德、法、俄、日等文字。

日前,鲁敏出版了新作《荷尔蒙夜谈》,书中收录的《大宴》、《三人二足》、《万有引力》、《徐记鸭往事》、《坠落美学》等10篇短篇小说,其中《徐记鸭往事》倍受南京读者的关注。

[

“冷饮、树荫、热夏天。”这是鲁敏留存在记忆里的南京初印象。

鲁敏出生于江苏东台,但由于父亲在南京工作,所以经常来南京过暑假。买根雪糕,走在梧桐树荫下,还有着令人神往的电影院。

后来,14岁的鲁敏来南京读书、学习,之后在这座城市成家立业。南京之于鲁敏而言,是正常生活的一部分。在一地生活,其文字必然也会折射出一地的风俗习惯。那些文字或许就是日常生活在时光的流转中发生的奇异折射。

处于长乐路上的江苏省邮电学校,来自盐城的鲁敏从这里开始正式认识南京。

1987年,14岁的鲁敏在这里学习通信管理专业。

“早起去跑步,从学校到中华门附近,那个时候城墙是灰白色的,冬天的时候,路边人家会生起小煤炉子,特别的有烟火气息。中华门、白鹭洲、夫子庙一带,都是非常熟悉的。对于老城南是很亲切的,因为最初到南京就生活在那里,说‘青梅竹马’都是不为过的。”

中专毕业后,鲁敏又完成了南京师范大学中文专科、本科和英语专科的自学考试。

南师大满足了鲁敏对大学校园生活的想象,“似乎全南京的春华与秋色都集中到南师大了,其夜色之美,到了令人伤神的地步——微黄的灯光和着月色,照着大片的树丛,花香与青草气弥漫夜空,女学生们穿着风衣三三两两走过……我虽是形单影只,却充满平静的安详与快乐。”

鲁敏的作品一直偏平民化,在南京最终选择将家安在迈皋桥一带,从中也可见一斑。

“那里处于城市边缘化,外来人口多,是他们进入这座城市的过渡阶段;城北那些渐渐消失的工厂和留下的空旷厂房,从中可以窥见南京这个城市褪去的时代背影;广场上依然在唱露天卡拉OK,有种粗犷而泼辣的生命力。”

在这样的环境里,鲁敏构思着那些人物的喜怒哀乐。他们个个都和她刚开始在南京这个城市一样行走在路上,“他们奋斗着,妥协着,有时顺利,有时遭受打击与失败。”

因为生活在南京,所以很多时候作品里需要一些很生活的镜头时,鲁敏本能就会想到生活场所里的东西。“比如会想到玄武湖,想到地下隧道的穿墙风……”

鲁敏说,南京是可进可退、闹中有静的城市,非常适合写作者,从1987年到现在,30年了,她跟南京有种骨肉相依、共同成长之感,每一阶段的写作母题或灵感来源,虽然不是刻意为之,但或多或少与南京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要说对南京最深的感觉,那只有从外地出差回来才有所体会,在外头再什么山珍海味都不如去巷口斩半只水西门鸭子来得舒服自在。对南京的什么都习惯了,就连对南京春天每年都会迷眼睛的“毛衣子”,也有种家常的爱恨交加的亲昵感,从不当真讨厌。

扫一扫二维码

聆听【悦读南京·我是朗读者】鲁敏朗诵

[

《折射》

■李元胜

我能记起的,

是一生中的某些年

一年中的某些天

它们就像景象不凡的树林

每过一天,就会更加繁茂

其他的日子

不过是通向它们的小路

围绕着的田野

或者,什么也不是

只是那片树林的摹本

对它们的再次回忆,或模仿

这当然很不公平

我尊重每一个日子

每一份,被称为当下的时空

但记忆有自己的选择

而且非常固执

有时我倾向于服从,比如

在小区的夕阳里散步

想起几位死去的故人

阳光,突然呈现某种荒凉之美

仿佛光线,经过他们时

发生了奇异的折射

编辑:李兴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