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报业网

您的位置:南京报业网 > 精彩推荐 > 内容

【龙虎网】教培经济助长教育歪风

2017-04-21 18:37:41

教培经济助长教育歪风

2017-04-21 09:48:59 我要播报

龙虎网讯 这两天,微信朋友圈被一群找妈妈的小蝌蚪刷屏。无论小蝌蚪何时找到妈妈,妈妈都问:作业做完了吗?琴弹了吗?口语练了吗?妈妈们尤其热衷转发评论。有不焦虑的亲妈吗?记者在三个南京家长微信群喊话,得到一致嘲讽:“你是亲妈你知道!”

伟大的母爱,什么时候成了焦虑的代名词?

把孩子时间规划到分钟

“那漫画太传神了,我一边无奈地笑,一边吼儿子别磨叽,快做作业。” 朱女士是南京建邺区一位全职妈妈,她说从那组漫画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儿子上小学4年级,课外要上的课有:奥数、英语新课标、英语口语,乒乓球和钢琴。她说,三四门培训课,几乎成了孩子标配,每周末都要把下一周的时间安排好,时间越来越不够用。

像朱女士那样,一大批妈妈精心规划孩子时间,“如何利用碎片时间”成为很多妈妈的钻研课题。有位妈妈在群聊时猛地想起:“对了,女儿晚上洗脚的5分钟可以用来背单词。”

20日,南京市江宁区一所小学招生,招200人,有4000人报名。这则消息从幼小衔接家长群,一直传到小升初家长群。“资源有限,只有竞争才能胜出。”当天,另一则新闻同样让小升初家长不淡定,网上流传南京教育部门新出台的小升初特长生招生名额计划,家长们又要据此和家中证书对标。

“我告诉外地一位教育系统的官员,南京很多四、五年级小学生要刷中考英语试卷,他震惊不已。”南京一位妈妈说,有些培训机构直接宣传名校招生看新课标五级成绩,新课标五级就是中考难度。“小学生要学完初中的课程,不争分夺秒能行吗?”她有些无奈。

记者微信搜索发现,南京四年级小学生的家长已建立“2019年小升初家长群”,提前两年进入备考状态。

这种压力从中考、小升初一直向下传导到幼儿园。家住南京鼓楼区清凉门大街的彭丽是位全职妈妈。34岁的她,研究生毕业8年,大女儿6岁,小儿子4岁,全职在家带娃。女儿有钢琴课、舞蹈课,儿子有瑜伽课、美术课,她几乎完全没有自己的时间。孩子一有闪失,就觉自己失职。

南京学而思等培训机构开设幼儿园数学班,笔都握不稳的孩子已开始奥数启蒙教育。

教培经济助长教育歪风

“谁喜欢焦虑,谁不希望孩子有美好的童年,可现实摆在那,人脱离不了社会氛围,人生就那么几次机会,输不起,只能走大家都走过的路。”这是不少妈妈的心声。

“我女儿在南京一所名牌小学念书,有一天,她班上老师问:‘这次谁考到了奥数五星’?5个孩子站起来,老师马上出去捧进来5个冰淇淋,当着全班的面,就发给那5个‘五星’吃。”一位妈妈说起女儿带着哭腔回家复述当时的场景。她告诉女儿:“你要想吃到老师的冰淇淋,从现在开始,不能浪费一分钟,快去做题!”

这位妈妈说,学校的老师鼓励孩子参加民办机构的学习和考试,有的老师亲自带班团购所谓“校外名师强化班”——要想成为老师眼中的好孩子,必须参加校外培训。南京的现状就是如此,几所初中名校就认个别培训机构的考试成绩,倒逼小学老师不得不与机构结盟。

还有妈妈介绍,在南京知名度上升很快的几所小学,连校长都公然表扬在培训机构取得好成绩的孩子。

在南京,与升学、择校相连的教育培训产业蔚为壮观,这些机构利用微信家长群、QQ家长群,不断刺激市场,制造新的业务增长点。这些家长群集中数百、上千家长,他们舍得为孩子一掷千金。

“我能感受到某些家长其实就是托,在里面散布消息,可他们发的文件比官方渠道还来得快,你不得不信。”有家长告诉记者。她所在的小升初家长群人数近两千。记者入群后发现,当有家长讨论名校是不是还看某机构的奥数证书时,就有人跑出来说,“怎么会不看,每年都说不看奥数,你看那些被优录的哪个不是五星一等。”当有家长发问:以后还要考新课标吗?又有人说:“这是潜规则,新课标五级相当管用,那是某校老师直接出题,你懂的。”

妈妈成长,孩子才能成长

警钟已在敲响。心理咨询师赵莹遇到的厌学儿童家长越来越多。一位性格曾十分开朗的10岁小女孩,在南京一知名培训机构综合考试中名列全市前十。妈妈一口气又给她报了两个奥数强化班、三个英语集训班,结果女孩在两次奥数杯赛中故意只做几道题,并表示不再参加培训,否则就不去上学;某名师的小孩也在最近诊断出患有中度抑郁,无法继续学业。

“在那组蝌蚪的漫画里,蝌蚪妈妈根本看不见蝌蚪,眼里只有功课。妈妈面目可憎,蝌蚪同样也看不见妈妈。”赵莹说,表面看,焦虑的妈妈们在为孩子殚精竭虑,实际上是妈妈不停地在向孩子索取安全感。孩子只有每时每刻用功读书,才能换来妈妈的安心。

“对孩子焦虑的妈妈,对伴侣也往往充满掌控感。妈妈的安全感依赖于外在的世界,而非自我内心的成长。”赵莹认为,父母对孩子的影响不在于父母教给孩子什么,而在于父母本身如何面对自己的人生。

作为一名小升初毕业生的家长,孩子还没小学毕业,束女士就在为三年后的中考焦虑。“一想到一半多孩子考不上高中,我就头皮发紧。”她意识到自己的焦虑,参加多个家长课程以缓解情绪。“有时我假装不是亲妈,像邻居一样试着欣赏自己的孩子。”她感慨:没办法,到底是亲妈,焦虑免不了。

那些内心强大,活得舒展自在的父母,都能允许自己的孩子自由成长。记者的一位朋友,痴迷自己的专业研究,自称每天连上卫生间都得小跑,凡女儿喜欢的事,无条件百分百提供各种保障。女儿学业紧张,朋友向学校老师请假,谎称生病,转身带女儿去看心仪的画展。

这对母女互为荣耀,有一天小女孩异常兴奋地告诉好友:“我妈评上教授了,全校最年轻的女教授哦。”母女同心,人生美好莫过于此。

本报记者 颜 芳 陈立民

 

编辑:许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