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报业网

您的位置:南京报业网 > 精彩推荐 > 内容

【周末】《人民的名义》: 反腐爆款剧诞生记

2017-04-07 11:24:31

谁也没有想到,新一轮的反腐讨论是由一部电视剧引起的。

自3月28日开播已来,《人民的名义》这部由最高人民检察院影视中心组织创作的当代检察题材反腐电视剧,竟然成为今年第一部被全民讨论的“爆款”电视剧。

因为题材的特殊性、敏感性,加上部分反腐剧的粗制滥造,反腐剧自2004年开始经历了长达十三年的“淡出期”。《人民的名义》从一开始就打出了“十三年来第一部被解封的反腐剧”的口号,“直面当代中国官场大面积坍塌的腐败现象”。在反腐成为主旋律的当下,这样一部根正苗红、尺度惊人的剧,似乎来得正是时候。

“我们几乎全程在南京取景。之前也看了很多地方,比如广州、重庆、厦门,最后还是选择了南京。原因有两个,第一,南京是一个既新又古老的城市,有新鲜的气息,也有历史的厚重。第二,我家在南京,还是很有感情,家乡也很支持。”《人民的名义》导演李路在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这样说。

投政府所好,蹭“政治热点”的影视作品有很多,但这类政治意图明显的作品往往得不到市场和观众认可。但《人民的名义》却在口碑与收视率上双双获胜,导演李路和编剧周梅森也在采访中一遍遍强调在创作上下的功夫。

投名状

《人民的名义》主宣传海报上的主演有17位,没有一线电影明星,没有小鲜肉,甚至很少有30岁以下的“年轻演员”。取而代之的是陆毅、柯蓝、张丰毅、张凯丽这样的“老干部”、“老戏骨”。

为了请来这些演员,导演李路把自己在电视剧行业十几年的“脸”都刷了进去。“很多南京籍的朋友都相当帮忙,比如扮演高育良的张志坚老师,还有前几集来客串的侯勇老师。”他对这个主演阵容颇为得意,“既上档次,又与角色合适”。

李路认为,外界妖魔化了“政治”和“政府机关”在《人民的名义》这部电视剧中的作用。实际上,尽管最高检影视中心是项目发起方之一,但在具体项目推进过程中,无论是剧本创作、演员寻找还是资金筹借,都与其它商业项目无异。

涉及“高层反腐”这样一个特殊性题材,让整个项目推进过程中多了许多不确定性。

李路透露,有超过50家投资方因为担心尺度和风险,最终没有参与投资。其中有一些投资方甚至已经签约,最后选择毁约退出。

“我家有个大黑板,上面记满了这些人、公司的名字,他们哪天签的合约,哪天又把我耍了,全有。那个时候我的心天天七上八下,遭死罪了。这也反映了大家对反腐影视剧的决心还欠着一点,都在观望,该出手时没敢出手。”而项目进行过程中的2000万资金缺口,最终还是靠李路跟几个老熟人以拆借形式“要”来的。“最后一笔资金,在拍摄十几天后才到位。来自于5家民营公司,而且他们全是第一次做电视剧。”。

“现在这部剧火了,很多人看到报道说早知道你当时缺2000万你找我呀。我说你打住吧,当时你要是知道这个事儿,说不定把之前投进来的都要回去呢。”李路笑着告诉记者。

《人民的名义》是一部反腐力作,但它也是一个官方参与、民间投资、新玩家与市场博弈的故事。

作为项目的导演和总制片人,李路手里所谓的“政治资本”不过是最高检影视中心给他的一份授权文件。这份文件授权李路全权负责这个项目的剧本开发、演员挑选、资金筹措和宣传发行。比起“尚方宝剑”,它更像是一封“投名状”。

李路对本报记者说,他目前最大的心愿就是《人民的名义》可以顺利播完,“到现在我还是惴惴不安,两年都没有睡过好觉了”。

三剑客

根据公开报道,最高人民检察院影视中心专职副主任范子文从2014年到任起,就着力于重现反腐剧。

2014年11月30日,范子文到南京找到“政治小说第一人”周梅森,希望周梅森出面写反腐。当时的周梅森表现出明显的顾虑,“不知道广电总局是否允许拍”。所幸,范子文得到了广电总局电视剧司司长李京盛的支持。

此前,周梅森的官场政治小说包括《人间正道》、《中国制造》、《国家公诉》等作品,这些作品相继被改编成电视剧,其中《国家公诉》就是周梅森与最高检合作的电视作品。

启动《人民的名义》的创作后,周梅森在最高检的陪同下,去了南京的浦口监狱,与一些落马官员、检察院及驻监检察所的干部开过小型座谈会。

导演李路则是在剧本创作了三集之后介入的。2015年年初,李路偶然得知,周梅森为了《人民的名义》的剧本创作正在江苏的某个检察院体验生活,李路认为自己一定要参与这个项目,于是近乎三顾茅庐,从周梅森处拿下了这个项目。

李路是国家一级导演和中国十佳制片人,此前的作品包括《老大的幸福》、《山楂树之恋》等电视剧。但对于这部剧来说,更有裨益的是,李路导演科班出身,但读过长江商学院,曾经出任过南京电影制片厂负责生产的副厂长和江苏电视台电视剧制作中心主任。

“周梅森”这三个字在李路看来,是这局险棋中的制胜招,“如果这个戏不是周梅森编剧,我也不见得敢接。因为他常年做这个研究,他知道底线在哪里,该弘扬什么,尺度怎么拿捏,所以他的本子我觉得可以做。”

经过周梅森的举荐和最高检影视中心的面谈,李路拿到了最高检影视中心的授权,成为《人民的名义》的总制片人和导演,负责项目的投资、融资、制作和发行。

最高检影视中心的范子文、编剧周梅森、导演兼总制片人李路,成为护航《人民的名义》的三剑客。

过审难

“做这部剧,没有一天不是最困难的时刻。一个是这个项目确实是困难,从找投资到拍摄,到营销环节,都难;另一个则是过审难。”李路说道。

剧集制作完,第一次拿到最高检察院影视中心去播放。与会的领导们给了八个字:大气蓬勃,石破天惊。

然而李路心里的石头并没有落地。果然,之后是相关部门的多次审片,后期部门的多次修改。直到2017年春节前夕,《人民的名义》都没有拿到播出许可证。

但李路坦言,审查比预想的好。“周梅森当年的反腐剧都是800条、1000条的审查意见。因为当年反腐要藏着掖着。现在要正面回应,打虎拍蝇的故事比电视剧都精彩。如果一个电视剧作品拍不到比现实还精彩,就没劲了。”

回望这一段,李路很感慨:“没法说,其中甘苦只有我知道。等放完了,我写个长篇报道文学,给你们媒体发过去。”“你可以现在就写写创作历程。”“不,还是等这个剧安全播完吧。”调侃自己因为拍这部戏已经“老了好几岁”、“不是小鲜肉”的李路说,这样的“体验”,一次就够了。

· 周末对话·

李路:希望南京观众不要有代入感

《周末》:《人民的名义》对于南京观众来说,会发现很多熟悉的地方……

李路:对,我们几乎全程在南京取景。之前也看了很多地方,比如广州、重庆、厦门,最后还是选择了南京。原因有两个,第一,南京是一个既新又古老的城市,有新鲜的气息,也有历史的厚重。第二,我的家在南京,还是很有感情,家乡也很支持。

拍摄的场景包含南京各个角落,河西、金陵饭店、东郊宾馆、德基商场、三江学院、东南大学、南京航空航天大学……

《周末》:你在南京工作了很长时间,编剧周梅森也是徐州人,电视剧里面也出现了很多南京的演员。

李路:对对对,我们的班底大多数都是江苏人。虽然如此,我还是希望南京观众不会觉得那么熟悉,所有能明显发现是南京地标的建筑我们都删除了,因为电视剧中是一个虚构的城市,不想让观众有代入感。

《周末》:剧中高级干部工作状态,是真听真看过,还是想象的?

李路:常年的积累吧。我当过南京电影制片厂分管生产的副厂长,后来在电视台管理影视剧十几年,了解不同层级的官员状态。我去敲周梅森家的门要拍这个戏,一定是有感而发。周梅森能这样写,我能这样拍,一定是有原因的。如果不了解官员状态,对政策不吃透,拍的时候会走形。

比如省委常委会议怎么开,以前是长桌子领导坐两头,现在是领导坐中间,这些都是有安排的,以表明杜绝“一言堂”。如果你对这些变化不了解,不好拍。我还加了张丰毅扮演的省委书记做俯卧撑、打篮球。现在书记就是这样,带领全省的中坚,像课间休息一样做运动,精英的干部形象就出来了。

《周末》:你对官场的个人生活体验和“有感而发”,如何落实到演员身上?

李路:所以我找的都是艺术家啊,艺术家都是有脑子的,艺术家都会拍戏,都会做角色分析。张丰毅跟云南的一位省部级官员是朋友,当知道要演省委书记,回去找朋友聊天,做功课了,平常的坐姿啊,发言语态啊。好演员都是极其认真的,做看不见的功课。

《周末》:反贪题材的作品,不可避免地会涉及到权权交易、权色交易、权钱交易,有没有刻意去规避一些东西?

李路:对,确实会涉及到,但我们都有涉及,没有想过规避,只有一点:不去展现腐化堕落的过程。

《周末》:这是一个相当严肃的题材,也是一个颇具深度的正剧,你觉得年轻观众会喜欢这部作品吗?

李路:我们做过测试了,因为我们的后期工作人员全是90后、95后,他们在机房里看了这部剧,大声疾呼三观被重塑。所以我们真不能简单低估年轻观众的理解能力和审美能力,主要是他们这些年没什么机会看到这些剧。年轻观众是期待这样的作品的,就像国外一些好电影,进来没怎么宣传,一天票房过亿;我们有的电影,使劲宣传,票房也不怎样。还是要东西好,跟年龄段没什么关系。

侯勇:

我比陆毅接地气

很多人好奇,“江湖地位”颇高的南京籍演员侯勇,为什么会选择在《人民的名义》中打酱油、演个一出场就Game Over的贪官?虽然这个酱油打得非常惊艳。

《周末》:为什么要选择这个戏份不多的角色?

侯勇:原来李路导演让我演一个比这个官儿大的角色,因为我档期掰不开,就没演成,欠了他一个人情。我跟导演认识将近20年了,他说让我来帮个忙,演个小角色,我说你让我演啥都行。所以我听说是演赵德汉时也很惊讶,但大话已经说出去了,只好硬着头皮上。因为是夜戏,大概在南京拍了三四个通宵。

《周末》:有人开玩笑,看你和陆毅对戏,感觉你演正剧,他演偶像剧。

侯勇:对啊,陆毅这么帅,只有让我去接地气,才能表现出他的养眼。

《周末》:这部剧老戏骨很多,包括你的出场都让人惊艳,有人觉得陆毅没能跟上你们的演技,你怎么看这种评价?

侯勇:我也演过男一号,演过正面人物,正面人物施展的空间本身就比反派要窄一些,这么比较不公平。事实上,一些有瑕疵的不完美角色,发挥空间会更大。大家不要冤枉陆毅,他的这个角色也很精彩。前几集可能会“正不压邪”,但后面问题会一个个解决。

《周末》:你的细节表演,诸如剥蒜瓣吃面、下车腿软、在冰箱面前崩溃,很动人。你是怎么揣摩人物的?

侯勇:就是正常创作角色的过程。可能这几年我们的影视剧被带到了歪路上,包括玄幻剧、流量担当剧,艺术创作进入了一个不太正常的方向,(所以)像我们这个年龄的演员,这两年很多戏都不愿演。

《周末》:弹幕里说:“侯勇演技吊打一众鲜肉,应该让当红明星来看看什么叫真正演员!”你觉得什么叫真正的演员?

侯勇:其实我的出现,代表的是一帮演员的状态。影视圈不乏好演员,只是一些影视剧和媒体只关注了流量啊、小鲜肉啊。文艺作品有引领的职责,迎合观众是走不长远的,比如《人民的名义》可以引领大家的人生观、价值观,起码它有这个魄力。

本报记者 陈璐

编辑:彭驰